但開風氣不為師靈覺明心生命教育多元文化同根共體藝術人生心靈旨皈
天人合一傳承有緣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促進世界和平和諧宇宙人生
元和妙音
 
首頁 〉 法雨 〉 明覺講紀 〉 親教師的慈勉|如何突



親教師的慈勉|如何突破學修僵滯,達到至誠感通


 

 

〔親教師的慈勉〕一日平常──落實的真切與深度

一覺元學會依止上師 弘聖師父上人開示

 

 

提問四  至誠,是不是就是一心?如何突破在學修當中的僵滯狀態?

 

師父您剛剛講到的那個依止,其實還是匯歸到我們的心態的問題。我們想到一個 師父常常講的,就是「至誠感通」這四個字,還有「感應道交」。當我們很多外在的能力都不足的時候,我們要用我們的真誠心來啟動跟上師的這個溝通,那個「至誠」是不是就是一心?我們怎麼樣去提起這一份清淨心?總是覺得在現在的學修當中,你很想但是你的體力你的心態你就是處在一種僵滯狀態,怎麼去突破那個僵滯?

 

 

【師父上人開示】

 

其實是價值認定的問題啦,而不是怎麼去突破!你只要價值認定不到位,你永遠突破不了的,永遠突破不了!你只要價值認定到點了,你不用想突破,你都到位。

 

對啊,你看兩杯飲料,一杯咖啡、一杯柳橙汁,你會拿哪一杯?你一定,很簡單,就拿了你喜歡喝的那個嘛。你喜歡喝的那個,就是你目前飲料的最高價值嘛,對不對?那也許柳橙汁離你比較近喔,可是你會去伸手遠一點拿咖啡,因為「我喜歡喝咖啡」,你懂意思嗎?那就是你的高價值。在這兩杯裡面,那是你的高價值,這個不用人家教,你懂嗎?也不用人家告訴你,你要怎麼樣才能拿到咖啡,你一定會想辦法。

 

我剛剛還舉例,咖啡放得比較遠,柳橙汁放得比較近,對不對,你為什麼會多一個伸腰過去,挺腰過來,伸手過去拿?是不是比你坐著這樣直接拿柳橙汁累多了?你多好幾個動作嘛,對不對,可是你還是會願意多這麼多動作去把咖啡拿過來喝,對啊,這就是價值啊!

 

所以你們論到學法,你得先問你有沒有那個價值?你那個價值定義,你的最高價值定義沒有出來,你那個至誠就出不來!我剛剛比喻我要拿咖啡,就是我對那一杯咖啡最真誠,你懂意思嗎?對啊,所以我願意花很多動作把它捧過來,對不對,花很多動作嘛。你如果對它不真誠的話,對不對,那一個用心好了,我們先不講真誠,如果對它沒有心,你怎麼可能花這麼多動作把它捧過來?你一定就方便、隨便就好了,前面容易得到的就趕快拿了,對不對?可是你對柳橙汁沒有心吶,對啊,所以學法亦復如是啊,那個至誠怎麼出來?那價值一定要到點,你才有辦法出來。不是老有一個人在你耳邊:「你要你要真誠吶,你要怎麼樣,你要怎麼樣」一直跟你講,一直跟你講,你還是不要啊。對啊,你還是知道啊,可是這種「知道」,你看,定義又來了──這種知道就是「不是真的知道」,是我們知識常識跟普世價值文化養成的那個習慣跟認知,我們覺得應該要這樣。你看,常常我們在講「應該要這樣」,表示我們都不是這樣,只要加一個「應該要」,對不對!那如果我們本來就這樣,我們就不需要再來一個「應該要這樣」,因為我們本來就是這樣,對啊!

 

所以在修行的人為什麼這麼難,就是這個價值認知很難到位。那在這個價值認知再往下推,就是你的需求──你到底認不認為你真的需求它?很多人來學法的,你要他什麼放下煩惱,他說他很難理解,他也很難認知為什麼需要這樣,對不對!你叫他放下他世間的很多欲望,他更難,對不對!因為他來學法就是聽說學了法可以讓我多賺一些錢、聽說學法可以讓我感情變好、聽說學法比月老還厲害可以讓我找到阿娜答……等等,一大堆這一些有的沒有的,這個統統不是學佛法要的目的。

 

可是如果我們依止佛法來欲求那些,你當然學法入不了,你學法永遠是在那邊半吊子,這時候就叫什麼?你對佛法沒有真誠!因為你對它沒有真正的價值認定,你的價值在於你要阿娜答、你要金錢、你要事業、你要身體健康,你的價值在這邊,所以你會對這邊很真誠,對不對,你會花畢生的精力尋找。比如說,尋找各個的成長單位,一個過一個,一個達不成,你會過第二個,第二個也是為了達到這個,第三個也是為了達到這個,尋遍了整個宇宙,所有的法本來可以讓你超脫,你都不會超脫,因為你都是為了滿足這個。那這種東西是世間福報的問題,對不對?它是一個幻象,它可得到,得到之後就會失去,對不對?「成住壞空」嘛,「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嘛。它有它的時節因緣嘛,依照這些時節因緣,它有成的時候,它也有散的時候嘛,所以你永遠追逐不完,永遠滿足不了。所以眾生就在這邊苦,你看,這叫價值。

 

如果一個人理解到學佛就是要解脫,「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他要直達生命的最本元,已經不再是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些問題的時候,他價值產生的時候,價值叫什麼?他覺得他「迫切需要」!他不再是迫切需要這些金錢、名聞利養這些,他是迫切需要「我要怎麼放下這些」。你看,這是一個概念,這個概念養成的時候,「至誠心」就開始萌發了,因為他「迫 切 需 要」,所以他就會很積極精進努力往這邊去達成。這個整個過程,那一個動力是一種真誠,對啊,是一種至誠,這是一種講法啦。

 

當然這種佛法真的是一字無量義啊,在不同的時空因緣,它在講的方向不會一樣。比如說,那至誠當然就是一心吶,一心是一真吶。那如果從這個角度是果上講啊,「一心是因,一真是果」,若從果上講,還需要前面講那麼一大串嗎?不需要啊!它生命本然就是至誠吶,對不對,回歸原點了,你匯歸佛位了的時候,你沒有任何造作的,你不需要說怎麼一個至誠,因為它也沒有至誠的概念,因為它本來就是。這個就好像我常常比喻,你們現在都是人類,你們平常生活當中絕對甚少會隨時告訴我「我現在是人,我現在是人」這樣,沒有這個,因為你本來就是人,所以你不太會去想,對不對?可是比如說你們在路上有一隻貓跑過,你會怎樣?「欸,一隻貓耶」對不對?可是路人甲、路人乙走過去,你不會「欸,有兩個人,嗯,有四喔一群人」對不對,你不會這樣子,你本來就是,你懂嗎?

 

所以這個到位的,這才是真正圓滿的至誠──佛菩薩的那一種那一種無心之用,那個叫至誠,那那個當然就是完全的一心嘛。所以為什麼講「一念不生是謂誠」?你看,一念不生!那我們現在是「我要『生起』至誠」,你看,那當然差很多啊。可是你也不能講他不對,畢竟眾生處於他要力爭上游的角度的這一個區塊,他沒有一個「你要怎麼樣生起什麼」的話,他沒辦法。因為他被癡暗、執著、分別、妄見卡得太緊了,所以這時候就有一個對法,對法!對法是要衝破這一些愚癡、分別、妄想的這一些東西,要衝破。當你衝破的時候,你回歸的時候,那時候才真的叫誠。所以我們世間人哪裡有誠?那當然,你哪裡有誠?第一,前面再往前推的一個問題時候,你哪裡知道什麼叫誠?我們只知道名相一念不生吶:「師父,我知道啊,曾國藩有講『一念不生是謂誠』啊。」那請問一念不生是什麼?就考慮半天吶。你有考慮你就永遠不知道什麼叫一念不生吶,所以你永遠在思維一念不生,你就永遠不知道一心是什麼。因為它沒有思沒有想,那我們用思想要去想什麼叫做一心,就沒有了。

 

所以,一心亦復如是這個理路,也可以從「初始點的」到「到位點的」,那到了到位點它全部都涵蓋了。「初始點」是依妄的角度這邊來方便闡述的,對不對?一心,比如說,一件事情,你看一件事情,做事情,比如說以前很多同參跟我說:「師父,我昨天怎麼樣看經,是不是就叫一心了?」你有時候在那個時空「啊,是是是!」對不對?到底是不是?那當然不是!可是為什麼你講「是」?你不是撒謊嘛?因為你跟他講「不是」,他就〔起呸面〕(台語:翻臉),他就不要了,不要學了。所以要「是是是」,他錯把專心當一心,世間人是這樣啊。

 

那到位的是整然的心吶,也就是說你的生命體已經證得了盡虛空遍法界是一個自體了,那時候叫「你有一心了」。你看,這個對我們一般人怎麼去想像?所以萬丈高樓平地起,喔,還是從那個一步一腳印,怎麼卸除掉這些貪瞋癡、分別、妄想、執著,怎麼符合戒定慧之學去完備,這樣才有辦法,對啊!

 



回上頁
關閉選單 訊息 關於 課程 法雨 緣享 藝享 福享 關注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