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開風氣不為師靈覺明心生命教育多元文化同根共體藝術人生心靈旨皈
天人合一傳承有緣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促進世界和平和諧宇宙人生
元和妙音
 
首頁 〉 福享 〉 信而有徵 〉 踏出學佛的第一步!



踏出學佛的第一步!


踏出學佛的第一步!

 

文:曾晨

 

末學曾晨於今年年初,因為有一些育兒上的問題,在一覺元本部上課課程結束後向韻如老師提問,老師耐心的為末學解答,並建議自己要去向 師父上人請益,於是很久沒有請益的我才鼓起勇氣向 師父上人請益,請益完,經由 師父上人的開示後才發現,哇!之前的學修模式根本連佛法的皮毛都還沒觸碰到,都自以為有在學,且本來是請益教育孩子的問題,結果從中發現自身沉積已久的問題有好多,那才是根本要去改的,所以真的很謝謝老師的提醒,讓末學有機會從過去虛度光陰的日子裡醒過來,否則未來的日子應該會更難熬。

 

請益過後,末學開始照著 師父上人的話去做,自己本身最大的問題是花太少時間薰修於正法上,師父上人說將一天扣除睡覺的時間(假設8小時),剩下的時間一半以上(8小時以上)要用來薰修佛法,才趕得上過去二十幾年來沒有薰修正法的時間(甚至過去累世累劫的時間),否則我自己以及教育孩子的問題是無解的。末學在運作的過程也陸續如 師父上人說的會有另一層次的問題,只要一有問題自己就很想快點再去請益,隨著薰修法的日子也過了半年,生活中有些小細節也跟著悄悄的在改變,而且不會改的很辛苦、很痛苦,最成功的例子就是本來很愛喝酒,尤其還會特別想要煮什麼好吃的來配酒,甚至睡前都要喝點酒才睡得著,然後就越喝越多,結果是一天比一天還要睡不著,這應該就是酒精的副作用,但開始照著 師父上人的話去做後,這個習慣就在自己請益完的幾天後發誓要改掉這壞習慣,且喝酒後,我通常也是不會去看法堂的,因為很不尊敬,所以自那天後就戒掉這壞習慣了,也省了很多錢。

 

 

 

在今年的三月十二日早上,末學最親愛的奶奶過世了,剛好末學在屏東奶奶家隔壁,當日早上末學也馬上傳簡訊請益 師父上人自己該怎麼幫助奶奶,然後是否可以在靈堂播放元和妙音或念佛機,很快的我收到了回覆,師父上人很慈悲的告訴末學「1.在家勤念佛 2.靈堂可以放妙音」,簡訊的回覆內容很簡潔俐落,卻讓末學有種很安定的感覺,本以為自己那天整日會一直哭一直哭才對,但那日流淚的時間不多,只是趕緊照著 師父上人的話去做。當日念佛迴向給奶奶後,妄念真的是一堆,所以也有一個感慨就是 師父常說的「平日不練功,到頭一場空」,真的耶!只要自己沒有自修、沒有了解到位,連自己都救不了了,何況要去救別人但再傷心再感慨也無濟於事,不如就老實照著 師父上人的話去做就是了。

 

然後在收到 師父同意可以在奶奶的靈堂播放妙音的回覆後,末學當日就請發傑師兄幫我從高雄家裡把 師父的元和妙音請回來,但才想到奶奶的喪禮主要都是末學的爸爸在處理,所以要在靈堂播放妙音也要經過他的同意,當日因為奶奶走得很突然,爸爸有很多事要處理,媽媽也叫我們先回高雄,在臨走前我只能等爸爸稍微有空一點,快點拿著妙音播放器跟他說要在靈堂放元和妙音,然後就先把妙音連同一覺元的白色大袋子放在娘家客廳的窗台上(比較顯眼),不過末學心理也有數,爸爸大概不會理我,果然隔一日(禮拜六)晚上我用LINE偷問妹妹有沒有看到窗台上寫著一覺元的袋子,妹妹說沒有,末學大概知道妙音播放機應該被收起來了,也沒再追問下去。禮拜日早上媽媽要我們回去上香,末學一回到娘家就直接走到和室(在客廳旁邊的一個類似小房間的空間),妙音播放機果真在和室角落,等爸爸忙完回到家後,換我跟發傑師兄要去上香了,因為爸爸感覺忙得很緊繃,所以去靈堂前我才在家門口鼓起勇氣用稍微俏皮的口氣跟爸爸說:「爸比~我可以在靈堂播放 師父的元和妙音嗎 ?」,爸爸答應了,但馬上又補了一句「好啦!看怎樣…我可能會拔掉。」,我的心真的是一下飛到天上又盪到了谷底,但末學心想不管了,能有機會放就先放了,總比完全不能放好。

 

到了靈堂後,末學跟奶奶上了香後,靈堂只有大伯、發傑師兄及我,大伯問我要不要進去看一下奶奶,我猶豫了一下,因為怕自己會淚崩,但還是答應了,於是進去靈堂的後方看奶奶,在看到躺在冰櫃裡的奶奶時,當下完全沒有流淚,反而想要一直靜靜的看著她,然後大伯也在旁邊很輕鬆的,如奶奶還在時一樣跟她說話,其實大伯是相當孝順奶奶的,末學常常在生活中感受到他對待奶奶的方方面面總是很柔順、體貼,這也許都是我們沒有做到的,雖然他是奶奶四個小孩裡比較沒有錢可以去付出給奶奶的,親戚聚在一起時總是會去講大伯這一點,但 師父教導的孝道中更讓末學體會到孝順這件事,不是用金錢可以去衡量的。

 

當天在靈堂看奶奶的氛圍相當好,看完奶奶後,我跟大伯說我們有帶 師父上人的元和妙音來要播給奶奶聽,大伯就指著原本葬儀社放著他們的念佛機的地方說:「可以啊,放這裡好了。」,我說:「那原本的可以拔掉嗎?因為怕聲音會混在一起不清楚。」,大伯說:「可以啊!」,就這樣終於順利的將元和妙音播給奶奶聽,然後大伯教著我們摺元寶和蓮花,三個人在 師父的音聲中輕鬆愉快的聊天,那日氣候也特別溫和,我們沒有太過悲傷的心情,彷彿奶奶就坐在旁邊陪著我們,而這樣的情景很像奶奶去世前一年多,我和發傑師兄去醫院看奶奶(奶奶那時身體某個部位發炎住院幾日),剛好也是只有大伯在醫院陪奶奶,那日也是我們四個人,感覺真的很奇妙,因為這樣的組合總讓末學感到異常的自在,這應該是受到 師父上人的照護,賦予我們的禮物之一,很謝謝 師父。

 

而當日晚上末學怕爸爸會把妙音播放器關掉或拔掉,所以特地用LINE傳了一篇訊息給他,末學在訊息中好好的跟爸爸說播放妙音對奶奶真的有好處,希望在奶奶的最後一段路,做孫女的可以為她做點什麼,並且也跟爸爸說自己遇到 師父上人後的改變,很多過去的壞習慣都改掉了,最後也跟爸爸說對不起這麼不孝順,他辛苦的把家裡四個小孩養大,給我們吃好的穿好的,而我生為老大卻沒有照顧好自己,沒有好好的對待父母。在LINE的訊息中,本來是要請求爸爸的,結果不知不覺都在跟他懺悔,真的很謝謝 師父給末學這樣的機會向爸爸說出這些話,末學成長的二十幾年來好像都沒有好好的跟爸爸說話過(以前都是口氣差、愛頂嘴),雖然是用手機傳訊息,但反而表達得更清楚明白,將訊息傳給爸爸後不久,就收到他的回覆,他簡單的回覆了末學,訊息內容是這樣「謝謝妳,就讓佛音播放置告別式」,哇!爸爸竟然這樣回覆我,當下末學坐在客廳真的是聲淚俱下,還怕吵到已睡著的先生和小孩,摀著臉哭到不行。只能說,我們真的不只是在向 師父上人學習,師父也常常在生活中契機契理的將法灌注給我們,那個當下的感覺真的是絲毫不差,師父、奶奶、爸爸還有我,彷彿我們在同一個時空聚在一起了,謝謝 師父上人,給了末學一個這麼難能可貴的學習機會。

 

 

奶奶的告別式的前一日傍晚是入殮儀式,當日下午末學靈機一動傳了簡訊請益 師父是否可以將 師父上人「一心向佛」的墨寶卡片一起入殮,師父慈悲的答應了!末學好高興,剛好發傑師兄還在高雄,我已先回屏東娘家, 師父允諾後,我趕緊提醒師兄記得將 師父的墨寶請回屏東,那日時間真的很緊迫,因為師兄剛好有客戶,又要趕回屏東顧小孩,好讓我去參加入殮儀式,時間真的是幾分鐘的差距末學可能就拿不到墨寶了,幸好參加儀式的前十分鐘,師兄趕回來載我去參加,最重要的墨寶也請回來了。

 

 

到了現場,很多親戚都來了,氛圍也哀戚了起來,當日很可惜的是因為隔日是告別式,靈堂要重新布置,所以爸爸看到我到現場時就把妙音播放機撤掉還我了,末學當下也沒有繼續跟他堅持要播放妙音,怕他會生氣。入殮儀式開始前我只能好好的保護著手上 師父的墨寶,深怕一個閃失被我用丟了,因為我們家當時就只請了這一張。入殮儀式開始,我們瞻仰了奶奶的遺容,末學覺得被化妝師化的有點濃豔,雖然儀式都很周到,但整個儀式的感覺有種說不出來的不自然感,因為奶奶是講客家話,但禮儀師都常常講台語,而禮儀師在念一些哀悼語和祝福語時,譬如「未來希望兒女、子孫賺大錢喔!」、「您到另一個世界有花不完的金銀財寶喔!您在另一個世界可以住大房子喔!」等等…末學就是一直默念「阿彌陀佛」,一直念,到大家最後要走出放棺木的地方時,末學刻意排在最後走,並向爸爸和禮儀師請求說要將 師父的墨寶一起入殮(末學在先前就有先請求過爸爸),棺內奶奶的身上已佈滿紙元寶和蓮花,他們就跟我說可以放在奶奶的手上,奶奶的右手是之前照顧她的外傭留給她的娃娃,奶奶生前很喜歡抱,於是末學就恭敬的將「一心向佛」的墨寶放在奶奶的左手上,默念「阿彌陀佛」後,請她不忘「一心向佛」。後來回到家後才想起,心臟是在人體胸部中間偏左的部位,真的很妙, 師父上人的墨寶就放在了奶奶的左手,擺放的位置好像都事先預約好了一般,這當中自己都沒有想太多,都是順著、順著就自然而然完成了,謝謝 師父上人細心的安排,佛法的妙處真是無窮無盡、不可思議!

 

轉眼間,時間已來到了烈日炎炎的六月,在這篇文章打到這裡時,想起了奶奶家的三合院,小時候每日都在那玩得髒兮兮的,很快樂,而現今三合院因長輩鬧不和已經被拆到變「一合院」,依稀記得奶奶在腦中風身體徹底垮掉時,就差不多是在三合院被拆散時,現在剩中間放祖先牌位的「三省堂」還保留完整,而堂外牆壁上兩邊各鑲有一幅字「薰風釀和」、「惠風和暢」,「薰風」是指和暖的風,特指夏天由南方向北吹的風;「惠風和暢」有祈望國泰民安、政通人和、風調雨順之意;祝願世事如春風般溫暖,人與人和睦相處,人與人的關係和諧美好如似春風。好美妙的詞語!也正是現代的人最需要的,祖先的智慧之語就如同 師父上人說的總是發人省思、耐人尋味,而在這混沌的末法時代裡 師父上人就像那股溫和的薰風,輕撫著眾生受傷的心靈,消除我們心中的煩惱。此時奶奶從前在早晨騎著紅色腳踏車準備要出門的背影亦跟著浮現在末學腦海裡,總覺得她好像也想告訴我些什麼,雖然末學愚鈍仍一直意會不到,但感覺是溫暖的、美好的。

 

 

回想從今年年初,末學有機緣重新認識 師父教導的佛法,也重新認識了自己、經歷了至親的離去,在沒有認真薰習佛法前,這些時間可能就這麼過了,也如以往一樣沒什麼收穫的在過日子,所以真的很感恩 師父上人的鋪陳和老師的提醒,在《一覺元》這個法園裡為我們鋪上最好的土壤,灑下一顆顆飽滿的佛種子,並時刻用心灌溉,這麼毫無保留,都是在等待我們真正願意踏入的那第一步。

 

 

感恩 師父上人慈悲教化

謝謝一覺元的老師與同參們

阿彌陀佛

 

 

 

 

                                                  末學曾晨 敬筆

                                             二零二一年六月四日

回上頁
關閉選單 訊息 關於 課程 法雨 緣享 藝享 福享 關注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