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開風氣不為師靈覺明心生命教育多元文化同根共體藝術人生心靈旨皈
天人合一傳承有緣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促進世界和平和諧宇宙人生
元和妙音
 
首頁 〉 福享 〉 信而有徵 〉 2018 峨嵋行心得



2018 峨嵋行心得


 

My Awareness and Impressions of 2018 Dharma Propagation

with Master Hong Sheng in Mount Emei

文:湘涵師姐

 

 

 

十天的峨嵋山學修之行若沒有 師尊的成全、幫忙,肯定是無法順利成行。

 

不管是在十天當中的教導、甚至行前,對於已工作了十幾年服務業的我,從沒在工作中連續休過四天以上的假,更何況十天,本來擔心排特休又請假不知是否能通過?後來,不但過了,連請假扣錢也不用,因為薪資跟排班制度突然改變,這種機率很低、很低,幾乎是零,又剛好在這節骨眼順利成行,每當一個環節又迎刃而解時,腦海總是浮現 師尊的臉,感恩 師尊慈悲。

 

在出國前一周,我突然感冒喉嚨痛,吞口水也痛,痛到無法入眠,之後又不停咳嗽,說沒幾句話就咳到沒聲音,深知是自己的業障重,學習的路      師尊已大大的幫忙,自身的業需自行消受,帶著病想著 師尊說的話:需不怨的甘心受才能消業。

 

然而已說不出話的我仍要上班銷售商品,雖然人在工作岡位,也擔心沒聲音的自己怎麼做生意?剛好總遇到好客人,我都還没開口就自行採購,且還買不少,我也不太需要講話,也有熟客突然主動連繫過來找我,知道我沒聲音,還貼心跟我說:「好!妳不用說,我自己來!」有時生意差時,說到口乾也賣個一、二百,而這半天就幾萬了,獎金多少也補貼了學修之旅的費用,腦海又浮現    師尊的臉,感恩 師尊慈悲。

 

這場感冒没看醫生、也没吃藥,就在峨嵋山之行中慢慢好了。

 

有   師尊在就有美好的奇蹟!然而這樣的美好,是 師尊慈悲的為業障重的我們撥雲見日,讓我們有學修的機會及信心。

 

期待的峨嵋行終於到來!第一次跟 師尊出門,真的是興奮又緊張,師尊在抵達四川時第一天就提醒「學修者要如履薄冰、戰戰兢兢,莫得少為足、莫傲慢!」駑鈍的自己仍體悟不來,只是表面知道,原來自己就在得少為足當中,浸在 師尊給的好能量裡,警覺性没提起,而這些缺失就在十天的學修之旅悄悄展開、發生。 

 

曾聽聞過去和 師尊同行的人,闡述種種出乎意料之外的奇蹟,這趟峨嵋山之行,跟隨著 師尊奇蹟、福利仍然依舊,當地的導遊、司機也不斷嘖嘖稱奇,航班不延遲,交通一路順暢。

 

在我們去峨嵋山的前一晚,峨嵋山剛好下了一場雪,我們抵達時不僅如願的賞雪,且陽光普照,即使零下的溫度也不覺得特別凍,遠近山景清晰可見。

 

到了峨嵋山—金頂,普賢菩薩的金身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由高處往下看,還有著不斷快速上昇的雲煙,差點忘記這裡是人間,佩玲老師說來峨嵋山這麼多趟,從没清楚見過這裡的一草一木、及建築物,因為總起霧也没陽光、能見度低。司機大哥也說:「四川有句話『蜀犬吠日』指四川總陰天,連四川的狗見到陽光都要開心的叫。」而我們卻這麼幸運的賞雪、賞景,又被溫暖的陽光照護著。

 

小華導遊向  師尊請示個人生活中遇到的問題, 師尊慈悲開示她的問題,並說著普賢菩薩為我們表法的一切,來此一遭,要理解普賢菩薩給我們的真理—行願、落實總願,而非只是賞賞美景、拍拍照,真理是黃金買不到的。

 

聽法的過程中,小華導遊身體感到輕鬆,卻感到暈,透過波芽老師提問,師尊說:因為易感體質,外在的靈也想透過她來參學,需要去提昇自己。

 

而我除了暈,則是幾度張不開眼睛,這種感覺偶爾在法堂聽 師尊說法時也會發生,但又想好好聽法,要一直想辦法才能讓自己「振作」,才能張著眼把它聽完,直到最後 師尊唱完音聲,暈眩感消失,眼睛才有辧法張開。事後請教 師尊,為何聽法眼睛會張不開?師尊說:「因為太亮啦,能量太強了。」

 

師尊一場法的宣說,能量的擴張,不只肉眼看得到的「人」在聽聞,所有不同維次空間的「靈」也來共襄盛舉,而身為人的我們若没好好把握每次聞法的機會,隨著時間流,没有提起學修,在世間的人、事、物當中也會不知不覺,再度加深蒙蔽清淨本性,隨著業不斷輪轉,難以跳脫。

 

當我們要下峨嵋山時,所有的雪全都化掉了,記得我們上山時,許多觀光客在下階梯時都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跌倒,不少人在我們面前滑倒,而在我們要下山時,雪全化去,大家迅速的快速下山,美景讓我們享受了,回程也讓我們平安下山。總覺得天地萬物都因  師尊的德,無一不恭敬的護著 師尊,而我們就像連帶的拖油瓶順道被潤澤。

 

不管在什麼情境下,人有多多、環境多吵雜,大家輪流不斷提問,師尊總是平靜的、耐性的一一答覆,記得   師尊曾在回答李老師的問題時,說了一句「我們在同一個地方,但我們在不同維次空間,一個念頭就是一個維次空間。」這句話打中了我,真不敢想像自己的空間被自己創造成什麼樣子?但唯一肯定的是 師尊的方圓之處如平靜的湖,儘管外面風雨交加、甚至打雷了,到祂這兒便歸於平靜,不管在何處始終不變、不被波動。 

 

各個景點行走中,大家聚焦肯定在 師尊身上,拍照時也是,師尊提醒著工作人員,拍照時不需只聚焦祂,可以拍拍周邊環境,觀察周邊環境,不僅是雲空、大山,小至竹葉上的冰珠也是美,流水波動也是美。行走速度快些時,師尊也會停步看看後面的人是否跟上,彷彿提醒我們要互相關心同參,一即一切,而不是只注視著祂,忽略關懷周遭的人、事、物。 

 

峨嵋山的「天堂之旅」結束後,第二個大點是九寨溝,在出發前,它是我以前很想去的一個地方,而我們是第一批地震後開放參觀的VIP,可以不用自費就能坐遊園車,並有專人導覽參觀。平時没在看電視,不知九寨溝曾地震得多嚴重,只是傻傻的開心可以看到藍綠寶石般的湖,殊不知「天堂之旅」結束後,「地獄之行」正來臨。這時突然想起 師尊曾說過:好、壞事都有為「陰陽調和」。 

 

當大巴車開進四川時,導遊介紹沿路地震遺址及崩壞的路,映入眼簾的景象還没復原,心中隱隱覺得不太妙,地震過後的氣場怎可能好?怪不得 師尊說:「當然不是來旅遊的,是來做工的。」但有 師尊在,能量場被籠罩得四平八穩,絲毫没有不安的感覺,警覺心不知不覺没提起,忽略了 師尊在這之前一直提醒我們不要「靠勢」。

 

進入九寨溝觀光景點,經過曾經特別漂亮的「火花海」,只有看到山邊大石砸在中央,看不出是湖,導遊邊介紹、邊流淚,不捨家鄉滿目瘡痍。波芽老師說:「地震就是傲慢心太重造成的。」也聽佩玲老師說:「以前九寨溝遊客很多,都要看司機、導遊臉色。」現在地震重創,他們為了生計,希望大家多多來觀光,態度不得不委婉、好言好語。 

 

到了九寨溝—鏡海,賞湖時有隻黑色的鳥飛來停在枝頭,想說不知會有什麼特別的事發生,就把手機拿起來錄,也側拍LiLi師姐錄牠的叫聲,但牠始終沉默,LiLi師姐說:「說話啊!」,巧的是牠叫了二聲,好像知道我們請牠說話,停了一陣子,LiLi師姐又說:「說話啊!」牠又叫了二聲,此時 師尊的元和妙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牠不只叫了二聲又跟 師尊頂禮。

 

全然不知 師尊何時來的,師尊對著牠唱元和妙音,我將手機錄影的鏡頭轉向 師尊,但不知為何在這個關鍵時刻,我的喉嚨突然好癢,癢到需要大大的咳出來,但錄「音聲」絕對不能咳出來,但它卻癢到我無法站直,需蹲下,於是錄影的畫面是突然由下往上,若不解的人看到這畫面,會想說:這個掌鏡人為何不要好好的拍?

 

我們到鏡海時,還有不少遊客,待了一會兒,來了一台遊園車把除了我們之外,在鏡海所有的遊客載走,只剩下我們,那時已準備要錄元和妙音了,環境清潔員也主動配合說:「我這兒弄好就離開,您們可以好好的錄。」在熱鬧到處是人的觀光景點瞬間清場,讓一覺元的工作人員們可以好好的把    師尊珍貴的元和妙音錄得清晰無雜音,也在    師尊唱完元和妙音結束劃下完美的句點時,剛好從遠處開來一台車載遊客來遊鏡海,我們也剛好收工離開,這場「演唱會」就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順利完成。

 

 

當晚入住九寨溝時氣溫很低,零下的溫度,房間的暖氣怎麼吹都十三度、十四度,縮了一個晚上。隔天早上要去吃早餐時,發現有間房的門是開的,原來應該在這房裡過夜的周師姐失蹤了,外套没穿、手機没帶、行李及所有物品都在房裡。用完早餐,師姐仍然没有出現,於是請飯店人員調監視器,但因地震,線路尚未維修好,監視器無法正常使用,於是大家在飯店內分頭尋找。 

 

後來波芽老師請大家往外找,波芽老師說周師姐像是被「牽亡」(台語)的方式被牽引出去的,要大家尋人的過程中要保持正念,莫增加負面能量。走到戶外尋人時,發現沿路的建築物都是倒塌的,實在蠻可怕的,入住時是晚上,暗暗的都不知道,白天才看得一清二楚,没想到我們在這兒住了一個晚上?!找尋的過程中,佩玲老師跟我們說周師姐找到了,但人受傷了。

 

走回去時,周師姐已被聰文師兄揹回,坐在椅子上跟  師尊講話,我望過去,看到周師姐下巴以下全是黑色的(因為下巴以下全是血跟土,看不清楚傷),感覺傷勢很嚴重,可她怎麼都没喊痛?坐在那裡,大陸的同參中醫學院的師兄、姐在幫她熱敷腫脹到不行的腳掌,師尊一如往常淡定的與她對答,正男師兄來來回回跟大家拿暖暖包給周師姐熱敷,難以想像周師姐在這寒冷的氣候,連外套都没有,在外面受傷凍了一夜,正常人別說受傷,光凍就凍到失溫,昏倒了。

 

後來救護車到了,先載她到就近醫院就醫,波芽老師、佩玲老師、小華導遊便隨著周師姐到醫院,我們另一車的人就往另一個停車場等待,不再回事發地點的飯店,師尊交待:每個人都要注意彼此,有狀況要立刻回報,注意彼此行縱。

 

因為周師姐的傷勢很嚴重,需要轉診到市區的成都醫院,轉診前,   師尊還特別給周師姐加油打氣。

 

而我們就在停車場等待波芽老師、佩玲老師、小華導遊回來,在等待過中,師尊叮嚀不要太「靠勢」(台語),妄念多的人也很容易被魔牽引。大家只知道周師姐受傷,也不知道原因,她本人被找到時,似乎還没回神自己到底怎麼了?在停車場時,師尊問一位師姐:周師姐的房間陽台是靠哪?她應該是從樓上跳下來的。

 

送周師姐去大醫院後,波芽老師、佩玲老師、小華導遊回來車上與我們會合,我們一車就往山下走,佩玲老師的座位在我旁邊,她用她的手機看著飯店傳給她的照片,佩玲老師說:飯店的人說她應該是從樓上跳下來的。我說:師尊也這麼說。(事後周師姐恢復意識後說:她是被召喚到陽台,然後自己從六樓跳下。)在旁邊的我看著飯店傳來的照片,雖然没有血,只是一個空間圖,但也不知為何,似乎連結到那裡的氛圍,突然內心充滿了恐懼,一整天下來,既使到處去暗處找人,看到周師姐的傷口也没害怕過,怎麼一張照片讓我不安了起來,那時天色已暗,外面突然下起雨,感覺我們這一車得趕緊逃離,不安的恐懼感迅速攀升,只好拿耳機塞住耳朵聽    師尊的元和妙音,邊念佛迴向整起事件,念著、念著伏住這股不安。 

 

晚上入住飯店時,不安感又悄悄上升,不想說出口,就想把它壓制住。馬健師姐卻忍不住說起她的心情,覺得好害怕,從没遇過這麼可怕的事,宣洩她一天下來的恐懼。然後我的不安、害怕指數完全伏不住的立即飆升,定力不足的我忍不住說:別再說這件事了。於是當晚我們開著燈,聽著元和妙音才有辦法好好睡。

 

當晚,我夢了一個夢:有個用圍巾蒙住臉的人坐在我跟佩玲老師對面,跟我們說:你們都修得不錯嘛?我還傻傻的說:「您也可以啊。」夢裡的我還以為他是我們同行的人,太冷用圍巾蒙臉,本要伸手摸他的肩,佩玲老師把我的手抓回來,一副警備狀態,他看到後就說:妳還知道要保護她喔。

 

最後一天,要回台灣前,   師尊讓弟子們共聚檢討。我提問了:因為手機的一張空間照片感到害怕、及當天晚上的夢。師尊說:當時看到周師姐不會怕,是因為她被能量籠罩住,但那張照片在那個空間不被能量籠罩,直接訊息傳遞,所以會感到害怕。而那個夢,我回那個人:「您也可以啊」這樣回他代表自認為不錯,有優越感,若没有實修,反而引起捉弄,人家就要看你修得多好?

 

在這樣的事件裡,有人感到害怕,師尊說平時弟子規没落實、妄念多,心現識變,魔不來應你,好像不能滿你的願。平時就要蓄存能量,要用就有,像下雨時,就要拿大盆子去接水,要用時就有;下雨時,拿著杯子,還倒過來用杯底接,接不到水,要用也没得用。

 

如    師尊平時教導我們的法,我們是否承接、攝受,並拿出來用,法雨在下時,同樣一場大雨,有人接到水蓄存,有人接一、二滴,有人連接都没接到。

 

出遠門時,同參應該互相關照彼此,周師姐跳樓前一晚,師尊在餐桌席間就已囑咐她:訊息不要理。當晚與她同房的人剛好到另一房聊天去,没留意獨自在房間的周師姐,没想到就發生了這起事件,「眾生無邊誓願度」,   師尊說:「眾生在哪?眾生就在你眼前,該伸手援助時不救。」跟她同房的師姐很自責,而我們這幾天與她相處的人,也該多注意彼此的動態才是。

 

想起到四川,第一天晚上用完餐後,周師姐把她從上海準備的茶葉親自送給  師尊及所有的同參們,這樣的人數加起來也有二、三十人,那一盒盒精裝的茶葉可是要裝箱的,她坐飛機從上海扛到四川來送給每一個人,真的好有心喔,素昧平生的我們因為    師尊而跟她有這樣的緣份,很遺憾的是與她共處的我們没能幫她更多,到是讓 師尊耗損了很大的能量在彌補這個洞,真的很慚愧、也很難過。

 

周師姐是在與我們相處的第八天受了傷,這八天以來跟    師尊請法、薰修,也因有這樣的福德因緣及信佛的願力,借重 師尊在九寨溝的音聲能量幫助當地的靈,當地的靈為了要這股能量的好處,本該拿命還冤親債主的她,卻留下她性命,重業輕報,也清還了所有的債,如釋重負,且受了這麼大的傷,雙腳粉碎性骨折,腰椎骨裂了,下巴骨頭也碎了,下巴皮膚都開的,牙齒掉了,醫生都訝異她怎麼活下來的?但過程中居然没聽她哀嚎、喊痛,這是我們嘖嘖稱奇的一部分,一個從六樓掉下來,腰椎裂了的人,怎可能被找到時,還坐在那與 師尊對答,師尊說因為她的信願,佛力加持,讓她減少巨大的痛感。

 

師尊囑咐我們:「没發生事情的人不比發生事情的人有福。」周師姐讓我們上了一課,我們在學修中得到教訓,而我們也要從此教訓中學習成長,學修中的成長等同迴向功德給她,所以她有後福,而没發生事情的我們反而要警覺,並不會比她有福。雖當地的羅剎不善,但我們也不能没有平等心,說不定我們過去生也當過羅剎,一樣也要將學修功德迴向給祂們,結善緣。

 

師尊說:「若大家都在學修同一個軸線上,這次的傷害就不會這麼大,能量耗損這麼多。」學修之旅,不是來旅遊的,時時刻刻都要提起觀照力。此峨嵋山之行,真的是棒喝自己不夠精進,且潛藏的缺失大到自己看不見,若没發生種種事件仍混然不知,這起事件都在點醒:別仗著  師尊的好能量就鬆散。

 

十天的旅程裡,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也是互相學習的機會。

 

因同行人數多,用餐時會分成二、三桌,雖然一桌菜已上齊,大家也坐齊,小可愛師姐仍注意即使跟我們不同桌的 師尊是否動筷子沒?她叮嚀:師尊還沒開始用餐喔,師尊開動,我們才能開動喔。這樣感覺真棒!給她一個讚!

 

而聰文師兄是在此次同行中第一次碰面,其實我總記不起人名,但只要把記憶調回到聰文師兄母親的畫面,想起她常提到我們聰文如何、如何的畫面,我就能記憶起聰文師兄的名字,在這過程中我終於明白,聰文師兄的母親為何這麼以聰文師兄為傲。

 

聰文師兄看到有人提過多重物時就幫忙提,一票人一直跟隨著 師尊往前走,行動較慢的人没跟上,有時在轉彎處,後面的人可能會不知道,他便在那等,為後面的人指引方向。在九寨溝發生周師姐受傷事件,當地的小華導遊陪同進出醫院,他私底下給佩玲老師紅包,請佩玲老師轉交給導遊,佩玲老師說她們公司會準備,他堅持說這二種不同,這是代表我們,非旅遊公司,他說:「我們是學這個的,不能連這個禮都不懂。」在一旁的我一震,對耶,若不是聰文師兄這麼說,這輩子都不知道這個「禮」。

 

回程的飛機上,剛好我跟佩玲老師、聰文師兄的位置在同一處,聰文師兄本來背包要放在地上了,他又提起背包,把 師尊給的九華山的明信片從背包拿起來,佩玲老師:「您要再回味一下嗎?」,他說:「明信片上有 師父的相不能放地上。」很多細節處,聰文師兄的「禮」很周到,這一幕幕都在我面前呈現,感謝他無形中讓我明白生活中「禮」與「敬」。

 

大陸地廣,因政策關係有些人根本没辦法來台灣,為了見 師尊一面,老早就在成都等 師尊,看得出來在遠地的他們求法心切,十天以來,師尊日夜不辭辛勞的為眾人說法,師尊要離開時,他們都紅了眼框、都哭了,依依不捨。

 

反觀台灣人就是這麼幸福,北、中、南每個月都有一堂法堂可以共同學修聽法,有事還能約協談,這些是身處遠地的他們欣羨不已的,真的要好好把握啊!

 

 

感謝 師尊給的學修機會,若非這趟旅程,長時間的密集薰修,也無法一針見血的看見自己、記取教訓。一趟出國的行程,師尊不僅要教導人道的我們,在無形當中還要調理受傷、糾紛的靈界,帶給不同維次空間「幸福感」。哪來的福份、因緣才有辦法碰上  師尊,好希望、好希望 師尊的正面能量不斷擴散讓更多人受福,而這股能量也要不斷從我們自身學起擴散~阿彌陀佛~

 

本曜敬筆

 

 

回上頁
關閉選單 訊息 關於 課程 法雨 緣享 藝享 福享 關注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