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開風氣不為師靈覺明心生命教育多元文化同根共體藝術人生心靈旨皈
天人合一傳承有緣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促進世界和平和諧宇宙人生
元和妙音
 
首頁 〉 福享 〉 活動花絮 〉 有正確的聚焦及價值觀



有正確的聚焦及價值觀才能從法務中成長(二)


 

有正確的聚焦及價值觀才能從法務中成長

理監事會向 弘聖師父上人請益(分享二)

 

 

【如何在生活中修行?不斷薰修不斷做,累積資糧】

儷容師姐提到跟 師父上人學習後,有些事情當下知道,但是做不到,就是要聽很多遍視頻錄音才開始慢慢……

 

師父上人:對啊,這個叫前置作業。你們這種狀態在聽,都不是修行。當然你要會聽話,我也常常講:會的當下聽就是修行,是你們不會。所謂當下的聽就是累積資糧,資糧是相對用詞,任何一個階段前面的完成都叫資糧,換言之,你們那句道理知道而懂得執行,達到執行後能夠去做,執行還有執行的好和執行的壞,意思是說,你做的有沒有到位的問題,還有這個差別,我先不講這個,你肯去做,這樣就好了。你前面的資糧不夠,那個就不斷薰修、不斷薰修一直聽,聽到資糧夠了,你就願意做了。可是你願意做,相對於你做得很好還達不到,表示你做的資糧還不夠,你要不斷做不斷做。這件事你沒有全然投入你有辦法嗎? 不可能啦,都是來這個世間跟這個法結個善緣而已,這輩子知道一些道理,可是有什麼用?下輩子隔陰之迷全忘光,歸零。所以為什麼常勸你們:要就一次衝到底,一馬到位,就沒這個事了。

 

那你說為什麼要不斷重複才會? 因為我們這一個載體太多雜質,你一下子裝不了,你階段性是透過那一些法在清~清洗,清洗到乾淨的那個點以後,同樣的法理才叫做「裝」,懂嗎? 那你們還沒到裝,你們在清啊,所以當然要不間斷。「裝」也不是聽一次就解決吶,也要裝裝裝到滿,先把雜質清到空,再來裝裝裝到滿,裝到滿之後你就可以開始做了,生命的理路就是這樣,它自自然然一個環扣接一個環扣。

 

所以你要慢慢去了解到學佛修行絕對不是在那邊高談闊論、談論就能解決,不是這樣。彼此分享心得,不是這些。這些都是最前端,會的不用這些也ok,不會的怎麼辦? 你沒有這樣,你只能期待有多一點的機緣能讓他再多聽一次,那些都是希望能夠不斷運作,促使他願意修,那些論談只是這個意義,推廣,讓這世間多一點這個文化存在,未來的青青學子長大,碰觸到,有善根,願意修行,往修行的領域去契入,是這個功能,而不是論談、高談闊論講彼此的學修心得,不是這個。

 

修行的人一定這樣。他還沒修行前有本來的生活,林林總總,一旦他進到修行領域,我講的是真的這種,包括他的意願,不是自欺欺人的那種,他一定是改變嘛,他的生活一定全部都是融入修行的任何想法、講法、做法,都是這樣。不一定他生活的事都要剁掉,是他換一個質性,改變。

 

師父上人也比方說同樣是賺錢這件事,還沒修行之前賺錢是為了滿足世間的物欲,現在修行了,一樣努力賺錢,而這些錢是要來支援修行的意義的開銷。這開銷可能是去布施,可能是去做法務,也可能是可以讓自己增長學習的投資…等等。很多人不知道怎麼修行,從這邊去對兜就知道了~你都把你的精力、時間、金錢花在哪裡?再者,師父上人也舉例修行就不准爬山嗎?修行就不能換大車嗎?這是觀念有沒有轉過來的問題。你爬山是為了要征服百岳的虛榮?還是我為了修行,我要健身讓身體更有效率?你換大車是為什麼?若是為了常常有活動,買大台可以載法寶、載同參,那就對了。所以,還是你要花那個錢,你的價值在哪裡?

 

【從各種道場修行現象反思回來】

儷容師姐聊到她以往在別的道場很長一段時間,看見很多奇怪的現象,像是常看到一些人參加三日禪好幾次,每次都說很有體會,可是看他的個性也還是很張狂……

 

師父上人說到有很多這種現象,所以這個叫不會。如果你會的其實是會有效果的。不會的就完全浪費生命。會不會的前提在─資糧道的完成。你資糧道只要沒完成的,任何一個人去參加都叫不會。所以從資糧道的概念,為什麼你看到他們還是那個「還是怎麼樣」,就是資糧位根本沒有。你要做禪七,或者不要做禪七,你要打坐好了,你要打坐的功法去學修,你這個人的資糧位必然要必備這些內戒、外戒的問題。你剛剛講的就是內戒、外戒的不到位,你們相處的互動之中,你只要見到這個人會抱怨,他就沒資糧位;這個人會生氣,沒資糧位。這個人會怎樣,就是這個,我剛剛前面講的國民生活禮儀須知,只要這個沒有完成的,都叫做不會!沒資糧位!那這個都完成了呢?還不一定會,是這樣。所以你看,多數這些課程是不是沒有在要求你前面這些要到位?所以都是白開的。那白開的最後剩下一個價值而已,就是佛教的文化的延續。佛教要打坐啊,有禪七、佛七啊這些啊,這叫文化、訊息,可是沒有實質的修行。

 

■修正錯誤的觀念、思想、行為,也有不同的學習深度

儷容師姐很有感觸地說修行是修改自己的觀念、思想、行為,也是在跟 師父學才知道的,以前就覺得那邊坐禪、行禪、做志工,就是在修行。可是僅僅是一句感觸,師父上人也應機幫我們拉出一個更高的學習深度。

 

師父上人說:「如果你已經有能力有條件達到在那邊坐禪悟空性的這一種參究的階段,那這時候就不會跟你說修正錯誤觀念、思想、行為是修行了,就會跟你說那根本不是修行,懂嗎?」它沒有對象來凸顯你是不是有錯誤的觀念、思想、行為,比如說你會打人,那你坐在那邊,你沒對象,你怎麼有這個行為讓你知道你有錯誤?那一段才是修行吶,是這樣。

 

因為我們現在的人連國民生活禮儀都不願意,所以現在要特別強調修正錯誤的觀念、思想、行為是修行,那很顯然你們遇到的那一段參禪的行為模式,都是沒具備前面這一段而在參禪的,所以那一段當然不叫修行。可是如果你具備前面的這一些十善業道的完成、弟子規完成了、太上感應篇完成,他都有一個行為模式的,都完成了,你完成了,這個就不叫修行了,你要進階到下一個階段才叫修行,不是那些修正錯誤的觀念、思想、行為是修行,這時候是怎麼樣觀想叫修行,怎麼樣作意達成一個什麼事,這叫修行了,是這段呢。

 

所以它有很多啊。當然目前你們對外,清一色講沒有錯的就是修正錯誤的觀念、思想、行為,因為一百個人找不到一百五十個有做到的,對不對?這個是多的講法啦,其實不是,一百個找不到半個有做到的,這當然現在的修行focus在修正錯誤觀念、思想、行為。

 

從一字無量義的概念,修正錯誤觀念、思想、行為有極細念,粗念、細念、極細念,到極細念也是修正錯誤觀念、思想、行為,那這時候就是所謂參禪的領域,修密參禪的領域。那個的修正錯誤觀念、思想、行為,絕對不是你們現在所理解的我脾氣要好一點、脾氣壞不對、我喜歡偷東西不對要修正、我會騙人不對,絕對不是這一種,懂嗎? 這種在我剛剛講的那一種修行,那種修正錯誤的觀念、思想、行為的level來講,這種都沒資格修行。你還有這個課題你就沒資格修行,你一定要導正,導正這些問題。

 

■佛教文化上癮症,我們的學員也有很多

在道場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很多人其實是對於那些佛教文化是上癮的,他們會不斷地積極參加,可是大部分個性都不好。

 

師父上人說:「這是常態啊,都是常態啊。」為什麼不避諱自己的團體,很多學員也是這樣。你不要說他兩年都來參加,我們每天有課程他天天來參加,他脾氣有改嗎?他也沒改啊,還有一個前提,以你自己的經驗,我們還講的很詳細,我們還不如人家,人家你怪不了他們,他的老師沒教他,沒跟他講的很詳細,我們這邊還有講的很詳細,也是不跟你改的啊,我們認識七、八年的,也沒改過啊。你看到他們才兩年,可以被諒解的啦。

 

儷容師姐進一步分享:在道場還有一個常見的現象是有些人被招募去裡面工作,號稱是佛教團體,給的薪水很少,事情很多,說你是在布施,結果在那邊越做越看到很多不合理不如法的事情,最後受不了就離開了,甚至對佛教產生一些懷疑,然後退轉。這還是有名的道場,怎麼會變這樣?

 

師父上人:「對世間的人,道場應該怎麼樣?道場不都是人嘛,那只要有人的地方是非就不斷,那跟道場兩個字有什麼關係?這是道場,又不盡然來的人都會修行,是有修行的人不會這樣,而不是道場就不會有這些現象。」那什麼樣就不會有這些現象你知道嗎?你永遠不要去那邊就不會有這些現象。你自己的環境也會有,可是,這時候我強調的是~就不會「道場怎麼會這樣」。你只要不去道場就沒有「道場怎麼會這樣」的問題,可是你的生活圈還是會這樣。

 

所以一個真正修行人喔,他是超越這些。就是他不會受人家影響,他聚焦很清楚。比如說我在一個道場有一些林林總總的問題,我是修行人,我剛開始來的時候沒有看到那些問題,我接觸的法的認知是對或不對?你才要來,你認為對你才要來,那你就聚焦在那個對的法,其他不干我的事。其他的是是非非不干我的事,我在道場就是這樣。最笨的是什麼你知道嗎?假設那邊有正法,你也體驗過,因為風風雨雨你不要了,那是最笨的。從某個角度,你經不起大權示現的考驗,人家在考驗你,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認知這對的法而真的要修行?

 

■所有的法務都是建構在有修行而延伸出來的

儷容師姐:我們在一覺元學會也是這樣啊,不要因為其他的那些是是非非而……

 

師父上人明白地說我們不避諱裡面有什麼風風雨雨讓人家知道,可是我們要很清楚理路,甚至有必要的時候都可以講,讓我們明白。就是不必在那邊為了鞏固一個形象,大家彼此在那邊撒謊半天,然後,怎麼講又為了攬人家的觀感,不需要啊。我告訴你,第一時間一定多數的人都是三條線,問號、懷疑、質疑、負面觀感,沒關係嘛,那這多數人也要接受考驗,對不對?我們幹嘛攬那麼多眾? 所以我其實我潛在的概念是最好你們全部學會退到只剩二十個,頂多五十個就好了,真心要學的,哇,那時候教學起來就太過癮了。現在不是!一堆,越來越多!所以不要怕人少,是怕人不精,懂意思嗎?

 

所以理監事彼此要有認知,你在學會你是理監事,你又更有這個概念。尤其你身為一個理監事,在學會的核心,你有沒有符合這個價值觀?我不是說人多人少的價值觀,有沒有符合我真的要修行的價值觀?不是來假的,是來真的,那就沒問題了,其他就不是問題了。因為你會有定見,你有定見你就不怕人家的質疑,只要是對的,你怕什麼質疑?會誤解他才會質疑。那有機緣他要聽,我就解析給他聽,破除他的誤解,不解決了嗎?那如果他沒有心的,沒緣嘛,放下!沒緣的,你也不用有什麼讓他疑惑,他本來就對你測度半天了。你連做一個好事他都測度,怪怪的喔,現在這個時代哪有人會對人這麼好?我就常常被人測度。難道這樣你開始對他不好嗎?還是對他好啊。

 

師父上人也說在學會裡所謂的執行,就很簡單,你也不必為錢煩惱,也不必去那邊要募款,還列單子,一百不嫌少,兩千不嫌多,多捐最歡喜,最好百多萬,他們都有一套講法哦,像順口溜這樣。不用!你第一個錢不用去費心,不用去跟人家募款,都不用。第二個就是人員多少也不用費心,不用去攬眾。那你們不就很輕鬆嗎?沒有任何壓力啊,你就好好把修行做好就好了,所有的法務都是建構在你有修行而延伸出來的,這就解決啦。

 

 

【在不同維次空間「插代誌」要很硬斗】

席間,波芽老師談到峨嵋山行之前,峨嵋山那些羅剎早已佈下天羅地網等著大家,如意宮三太子說,那些羅剎以為他們自己很厲害,殊不知道這次來的更厲害,師父上人超出了他們的維次,是降低了維次讓他們以為沒什麼。

 

只是 師父上人說:這次去的人裡面本來就有這些業緣,跟我沒關係。但你要給人家[插代誌](台語,參與、管事),你就變成事主,我的倒霉在這邊。要不然我跟他們有什麼瓜葛?沒有啊。我如果自己去也不會怎樣啊。但是那能量確實大到讓人無法想像,師父上人講了一個比喻:「峨嵋山回來,聰文一件衣服帶著回到台灣來,放在樓梯的把手,他媽媽就被影響啦,他媽媽甚且還不知道什麼,就一件衣服,這樣而已啊。」那你覺得在現場(指峨嵋山)是什麼?一碗湯,你從鍋子舀進來,一碗湯,放在桌子上,從鍋子那邊拿到這邊是不是整個時間越來越低溫,降溫降溫這樣,他就這樣舀起來,喝著喝著,不注意被燙到,吐出來,一滴滴到他,他馬上“啊~”受不了了,這個景象,一滴而已滴到他,“啊~”受不了了,就這樣。

 

那你能想像在鍋子裡的那塊肉嗎?我就是那一塊肉!這樣啊,所以很多人不知道,還在那邊搞是非,你知道嗎?那件衣服就像那一滴。你沒有真正遇到你永遠不會知道,所以我只能這樣比喻。聰文媽媽因為那件衣服掛在外面而已,睡覺睡到一半,怎麼怪怪的,影響嘛,臉都發青,真的是被影響嘛。你能想像在現場嗎?講這樣你們有體會嗎?你們當然不會說「也沒什麼啊」,可是我用比喻~鍋子裡那塊肉正在高溫煮,和喝湯的人燙到吐出來,旁邊的人被滴到結果燙到。

 

我們很多協談就像這樣,對啊,真的啊!你以為協談只是耍耍嘴皮子啊?多數人一定是這樣,尤其那重病的,靈障的,都要很「硬斗」。

 

波芽老師:因為這樣子才有落差,不然都覺得好像是很簡單的事情。

 

師父上人:這個理路,最近,比如說湘涵她媽媽發生的事情,也就是這個落差啊。

 

湘涵師姐接著分享,她媽媽因為幫人家收驚辦事情,結果被卡到,病發,嚴重得好像有人要把她拖走,快要死掉。那時候有去看中醫,即使吃藥,也沒有用,都沒有起色,全身無力,身上的能量好像不見了,但是後來跟 師父上人請益之後,恢復的速度很快很快。

 

師父上人:重點是她媽媽被卡,她媽媽在幫人家處理也沒處理什麼,收驚啊,比如說宮廟有人來,只是幫人家辦事收驚這樣。當然她自己是沒有這樣連結引來的,結果那個中醫也通靈,說她裡面兩隻,一定要怎樣怎樣。以他們的角度在處理的是這麼輕的case,他們的對象都是輕症,很微不足道的症狀,她都卡成這樣快死了,那你們很多人來是什麼狀況?吳○洋那個五里內成千上萬吶,我一點都不誇張,成千上萬的,那你還要好好的,你能理解嗎?你們就覺得我耍嘴皮子而已,講講道理就解決了啊?

 

講難聽一點,她媽媽那種症狀,只要踏進一覺元本部,我們都不在,就好了,就這樣。突然就糊裡糊塗,「這是哪裡啊?能不能進來看你們在做什麼?」欸,怎麼都好了!這樣,就這麼輕微喔。

 

她已經快死了喔,中醫幫她弄,為什麼沒效? 因為靈不買單啊!那為什麼那天來之後就好了?我們有做什麼嗎?七星劍有拿出來嗎?符仔有[批落去]嗎?還是三十六支香?三十六支香,收驚。為什麼好了?你都要承擔的,你就是那塊在熱鍋裡的豬肉,被燉了十年出來還是新鮮的肉,還沒有熟的那塊肉的功夫才可以。

 

所以當時我為什麼勸她媽媽不要去宮廟搞這些,因為靈界太複雜了,你們無法想像,小孩子玩大車。人家不撞你,你都撞死了。靈界有這些啦,只能用比喻。有這些,你也很難理解有時候到底多嚴重啊。你們沒有像她媽媽的經驗,那你怎麼能理解我們的經驗?所以妳媽媽若有觸角,就知道我們的經驗,她也無法想像。死去活來這樣,好加在,還能活過來還能煮菜。

 

湘涵師姐:中醫把脈也不是說真的在把脈,而是說通靈,一摸就「誒,師姐你是怎麼修的,修成這樣?妳在幫人辦事嗎?」我媽就說沒啊,我在旁邊就說有,我媽說沒有,我說你有幫人家收驚啊。他說「那你公親變事主,人家已經在找你。」說她有三個擠在她中間這一段。那時候我媽已經不能吃東西了,不能吃,連尿尿都尿不出來,喝水水都排不出來,然後他說:「你們裡面那些都不是神,是那些有的沒的,妳沒人給妳做主,妳也沒領人家的旨令,為何要做這些事?」

 

師父上人:所以就是這樣,人家只是處理三歲小孩搶玩具搶不到的問題而已,就公親變事主了,就卡到這樣了。我們還要去處理整個九寨溝的一整群的,那些都是羅剎,那不是三歲小孩,那個連三太子去都會嚇到,真的啊,祂自己都講啊,三太子自己都講啊,祂去那邊看到也嚇到,神都嚇到!

 

師父上人:你們沒到一個修行層面,你們沒辦法去理解。當然,你不能等同說,宮廟他們有接觸這跟那個不一樣,因為他們接觸他們不理解,你懂嗎?要不然他媽媽就不會繼續啦。如果很清楚理解,怎麼敢?怎麼會搞到已經快死掉了,還要看中醫還要什麼? 可是你修行卻可以全部都理解,不但理解你還可以辦到啊。只是未來這種機率就要漸漸越減越低了,去跟人家幫忙這種東西越減越低,還是教育人才比較重要。這些人也不會珍惜啊,除非是那種躲不掉的啦,躲不掉就沒辦法。

 

波芽老師:而且如果一開始就答應妳媽媽來 師父這邊,她就不珍惜。

 

師父上人:我剛剛講的他那個都是很小的case啊,就被折騰成這樣了。他們那種case我剛剛不是講了嗎?比喻連我們都不用在,你只要踏進一覺元的那個門口,那個大拇指超出我們的門口就解決了。腳不是要踏進去,腳拇指嘛,進去,那就好了。那種case怎麼會搞到這樣? 對啊,不要小看。這時候我就講說那到底那邊是小case? 還是這邊是超實力? 對不對,都有可能。

 

【該兼善天下或獨善其身?】

儷容師姐提到自從上次師父上人說「黨」這個字就是尚加黑,讓自己對政治的興趣大幅下降,也讓自己的執著少一點,但自己仍會忍不住關注一些中美關係,會看這些新聞也是自現境,面對這個是就把它當成外在的完全不管它? 還是說達則兼善天下,有能力就去將它提升,沒能力就把自己修好?

 

師父上人說到這個就是你們想太多,你已經在修法了,那你修法的領域方方面面該注意的你去到位了嗎?你沒到位為什麼不多花一點時間呢?你光在這邊的時間都不夠用了,你剛剛問的問題不是多問的?

 

換言之,你這邊沒去到位,那邊的問題也多問的,都是假設性問題,因為你只要修行沒到位,不管你要放下,你也放不下,你要兼善天下你也沒能力兼,你要獨善其身,你都不花時間,你要獨什麼身? 獨善其身,怎麼講都沒有。(同參:回歸自己?)回歸修行的道途而不是自己!因為「自己」很抽象,回歸自己又是一種標準答案,這句話又是那一種對的可是沒意義的答案,填充題,選擇一回歸自己、二不要回歸自己、三回歸他人,三選一,你一定選一,可是你回歸自己了嗎?你只要不是在真正修行的道途上,你們的回歸自己就是假的,就是假名詞,你根本不懂什麼叫自己,你要怎麼回歸? 佛法講,為什麼要多花一點時間深入你修持道途上所知道的,因為你唯有深入你才能真正明辨,哪一個才是你真正的自己!你如果深入就搞定啦,其他該搞定的就搞定了,所以也不用在那邊預設立場假設,到底是要兼善天下還是什麼?這都是一種形容。

 

有緣兼善天下,無緣獨善其身。這句話沒錯,問題是這句話是在告訴你:你要修行!不是在有沒有緣兼善天下不兼善天下、有沒有能力這一段思考,因為這是「作用」的這一端,你只要沒有「作用力」的這一端你就沒有作用那一端。所以,修行人其實很簡單的,你愛看那個網路什麼隨便,可是你不要冤枉到你要看你又忘記要修行,很顯然這個問題問出來就已經忘記了一段時間修行了,那你這樣不是冤枉嗎?!

 

 

 

【靈魂創傷可以用催眠修復嗎?】

波芽老師問 師父上人:如果我們的靈魂有創傷,現在我們忘記了,可是也會帶到下輩子,下輩子還是會存著,那這樣生生世世不是很……

 

師父上人:修行就是要把這個全部調理完,這叫修行啊,這修行!所以都是內在工程!所以你就知道如果你不了解到這邊,修正錯誤觀念、思想、行為,你怎麼去理解? 你聽到這句話絕對不會想到是這一種東西嘛,你看不到、摸不到的這種東西,可是你的生生世世都記憶著,你一定是「唉呦,你不要那麼吝嗇啦」、「唉呦,你不要脾氣那麼糟」,一定是這種行為,所以要先看修行。

 

波芽老師:那有些我們已經忘記了,可是又還有傷痕,我們怎麼知道?

 

師父上人:因為你太粗糙所以你不知道,為什麼內在工程在修靈性昇華起來,我剛剛講那個燈,你燈越亮你是不是越知道越多,你燈暗暗的你當然什麼都不知道啊。

 

波芽老師:師父我只想到說被潛意識被影響的話,那種自己修復不了的這種窘境,然後又帶著生生世世,那種真的很麻煩,有些人催眠就可以知道說他那個時候這樣子,然後修復回來就好了,是不是跟 師父上人剛剛講說就是自己靜下來要深入修行,不用等到一個催眠我們就可以……

 

師父上人:沒有,催眠也不盡然就會好啊,你只是知道,你不一定就會好啊。

 

波芽老師:有的人好像放下就會好。

 

師父上人:沒有啊,那雅○師姐去看前世今生不是更慘,那個也等同催眠啊。

 

波芽老師:喔,可是有些人的例子就會好。

 

師父上人:對對對,他會好就是你明白,可是有些不是你這樣就會好。有些事情是你明白你就ok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明白你就會好。

 

波芽老師:對對對,還是要試煉。比如說像跟 師父這樣子明理,知道生命的這些道理之後,它那些創傷也不用去管,自己就會復原嗎?

 

師父上人:不是,也不是說不用去管,你在明理的狀態就是在理它了,要不然你多一個明理要幹嘛?只是有的業力很重,他的明理的力道要到哪個程度。

 

在師父上人細心的解說中,大家豁然開朗,這一場與 師父上人的饗宴中真的受益滿滿,我們勿再蹉跎時光,趕緊深入學習正法,服務眾生以報師恩,今生今世我們何其榮幸可以接受 弘聖上師親自的引領,全體理監事應當提起精神,負起利濟蒼生的責任。

 

感謝 弘聖師父上人

 

一覺元學會 敬上

 

 

♦ 延伸閱讀→有正確的聚焦及價值觀才能從法務中成長—理監事會向 弘聖師父上人請益(分享一)

回上頁
關閉選單 訊息 關於 課程 法雨 緣享 藝享 福享 關注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