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開風氣不為師靈覺明心生命教育多元文化同根共體藝術人生心靈旨皈
天人合一傳承有緣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促進世界和平和諧宇宙人生
元和妙音
 
首頁 〉 法雨 〉 明覺講紀 〉 寧波七塔寺「睏了就睡



寧波七塔寺「睏了就睡,餓了就吃」禪語開示


 

Master Hong Sheng's Instruction of "Sleep, If You Are Tired. Eat If You Are Hungry."

 -- Zen Words Spoken by a Monk in Qita Temple in Ningbo in China

 

( 老和尚對著 師父上人說的這句「睏了就睡,餓了就吃」禪語,讓同參既好奇又不解,在一般人聽來稀鬆平常的一句話,卻是別有禪意。當時,師父上人曾簡明的開示禪師心要,留給學員各自體會的空間;但若要深解其趣,仍仰賴生活當中的真修實學來提高悟性。普陀山行結束一年半後,出訪同參藉台中明覺法堂( 二○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 的上課因緣,提出了這句禪話頭在解行上的疑惑。師父上人深入法要,精闢開示,全文如下:)

 

 

學員:

請教 師父,我們去普陀的時候,那個老和尚有說「累了就睡,餓了就吃!」我想說:這怎麼會是參禪呢?因為我也是有在拜佛,我拜時就突然會想到說,我好像常常也沒有餓了再吃,有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情緒不好也是吃,那有時候也吃到不知道飽了……就是會煩,所以越吃越煩躁。然後,累了有時候反而不會想睡覺,就是那個雜念很多。那種境界是怎麼去……想請教 師父,是不是我們沒有餓了就去吃,也是一種妄想跟貪念?如何克服?感謝 師父!

 

師父上人:

好,請坐。佛法的一切應對都有它的總別啦,「總的來說」跟「個別體性」。妳說的這個普陀山的老和尚,他講一句話裡面也有「總」、「別」。當然「別」的應對個人的部分嘛,那「總」的叫做通則!妳剛剛講到吃,有一個滿有趣的問題,你們得先去思索一下,你們究竟是想吃還是餓了吃?(學員回答:想吃!)想吃嘛,對不對?那有沒有餓了才吃?(學員回答:有!)有嘛,餓了。到底是真的餓了才吃,還是你有想才會餓?「一切法從心想生」吶!所以如果你們沒那個想,你們就不會有餓,就不會想吃,對不對?那你看,有很多是,「沒有哦,我根本沒有想。」你看粗糙的「想」,跟我們講的那個細念是不一樣的。

 

我們現在人的思惟是很粗糙的,這時候想了,當然我現在講這個思惟,跟前面講那個思惟是不一樣的意義啊!「想」很粗糙,要不然怎麼會有這些阿羅漢祂一個禮拜只要吃一餐就好,那一個禮拜也會餓;或者是修禪定的人他以「禪悅為食」,他不用吃我們這種碳水化合物。禪悅為食啊,對不對?人家虛雲老和尚一坐下去就十幾二十天,他十幾二十天為什麼不用吃?達摩坐下去有沒有九年(師父、學員笑),你們在故事上聽的啦,九年,那當然不一定是這樣!所以你沒那一個「想」你就沒有那一個境界相。

 

當然,「餓了就吃,睏了就睡」,這也不是一般人有能力做得到的,你懂嗎?你們想說,你們現在睏了真的睡得著嗎?你看,有躺在床上不一定有睡啊,對不對?人家 釋迦牟尼佛坐在樹下,不一定沒睡啊?所以,睡有沒有達到那個睡眠的效果?光這一個問題,幾乎現在七十幾億人口沒辦法察覺到的問題,卻是一個很大的課題。這跟修行有關係啊,亦是我們的生命質性都變質了,變得不正常了。所以你沒辦法睏了就睡,我們是很累想睡,睡了之後這些夢一直在做,沒有真正在睡。

 

科學家告訴我們,每一段夢都大概五秒鐘而已,依你的大腦起用每一段五秒鐘。可是你可能夢了十年,對不對?夢了十年了,在那個腦波圖只有五秒鐘「啪啪啪啪啪」這樣過去了!然後整個晚上都一直在連接「啪啪啪啪啪」。五秒鐘換一個、五秒鐘換一個、換一個,然後你醒來能記得的只有一兩個,甚至全部記不得,甚至你有在做夢你也不知道。那你不知道它還是有。所以「睏了就睡,餓了就吃」,它是一個很高段的禪法了。它跟我們現在人真的人生好累就去睡,那個意義是不一樣的。

 

「睏了就睡,餓了就吃」,依總的通則來講,

是指依循真常生命體性的那種自然,而不是隨順妄想。妄想叫不自然!

 

所謂是第一個叫「見山是山」;第二「見山不是山」;最後又「見山是山」。後面的見山是山跟第一個見山是山是不一樣的,它只是你們用言詞能形容出來的是一樣,可是它表達的「義」是不一樣的!那它有總持之說。總持就是告訴我們,我們有沒有辦法生命活得這麼自然?自然啊。它只是告訴你,你累了你就睡,你餓了你就吃,這叫自然!那麼你看,這一個是要表自然,可是剛剛我們講的那一段是什麼?那一段是你沒有想(妄想),你怎麼會吃?對不對?那有妄想就不自然了,也就不自然了,就不是佛家修持真常生命體性的那種自然。

 

老和尚在定中境界說的這句話,我們如果都用著意識心去解讀,

那麼「睏了就睡」的禪境是什麼,就永遠得不到了

 

所以你要瞭解一句話,一定要看那個「機」對到什麼地方,當機者那個「機」,契機契理的那個「機」對到什麼地方。那如果我們不瞭解的話我們就會拿來亂兜。就好像現在禪門公案有一千七百多則嘛,仔細的我不知道,大概是這樣,因為我也沒看過,是聽人家說,你們有機會去翻翻看。那麼我們現在可以講一些禪門公案啊,那講了有沒有用?講了沒用。因為它所有這些禪門公案的故事就是真實故事,真實故事叫做公案,古時候用詞叫公案。這些真實故事都是在定中產生的,禪定的「定」。那麼通常他們也都是「三昧定」,在「三昧定」當中的一種互動產生的。

 

也就是,嚴格來講,我們現在如果有一堂課叫做……我們要上禪門公案這樣的意思,我們就沒辦法了!為什麼?因為只有入定的人才能講,因為那是定中產生的,換言之,叫做定中的境界,境界相。所以,老和尚講一句「睏了就睡」,如果他在定中講這一句話,那他就是定中境界哦。「定」怎麼樣得定?「正昧定」、「三昧正定」是完全沒執著。你看!換言之,只要我們有執著我們就沒辦法去瞭解什麼叫做「睏了就睡」。對不對?我們會用我們自己的思想見解,用我們的意識形態、經驗法值的概念去解讀!我們永遠得不到什麼叫做「睏了就睡」的禪境,我們就得不到了。修行,這叫修行!

 

境界要靠修持。修持若依禪門的話就是要參話頭,

天天在那邊「睏了就睡、睏了就睡、睏了就睡」,

念頭集中在一句話,到了臨界點就會開悟

 

那麼,如果學術研究就不管這個了,那學術研究,研究來、研究去,你「人」命運該怎麼死還是怎麼死嘛,那是假的,所以我們不講這個部分。如果你是修行的話,那是境界的問題你就得去修持了。那麼修持如果依禪門,欸!不是不能去講這句話跟聽,如果你要講,你「聽」就變成是一種參話頭。你天天在那邊「睏了就睡、睏了就睡、睏了就睡」,對不對?吃飯一口也沒吞進去。「睏了就睡、睏了就睡、睏了就睡」,很多禪師是這樣吶!在飯桌裡被師父喝斥啊,頓時開悟啊!為什麼他有辦法?因為他在參話頭,「參」到你表面以為他是神經病。對啊!因為他所有的意念都集中在那一句話而已,其他的他都不理,那到了那個臨界點他開悟。

 

我們現在的人雜事太多,這個很難、很難!我們像他們這樣子做還真的會變神經病!就好像以前我們才講的啊,很多學員來說:「師父,能不能不要要求那麼多啊!那能不能您派個功課像鍋漏匠這樣就好了,不要要求我們要改這個、改那個,人家鍋漏匠就只有一句佛號念到底,累了就睡……」用現在的語體文叫做,除了「吃喝拉撒睡」以外的時間就念佛就好了啊!所以他是累了就睡,睡醒了就念,對不對?念累了又睡、休息什麼……等等。就扣掉柴……他也沒有柴米油鹽醬醋茶啦,他就是吃喝拉撒睡,因為有人供養好好的,一間佛寺他就在裡面,三年站著往生,預知時至往生,站三天!你看,有幾個人這樣!然後以前有很多學生就來啊,跟我們討價還價,「能不能像這樣就好了啊!」可以啦、可以啦,我做大護持好了,我去幫你租一個套房好不好?你天天就在那邊……我看你不要說三年,你三天就瘋了(學員笑)。還三年、三個月!會受不了啊!受不了那個寂寞啊。我們現在人是這樣,所以要依你現在的質性去修持。

 

閻浮提眾生剛強難化,現在要度眾生比以前困難億萬倍。

老禪師此句話的別意是說,若累了,就去「睡」吧,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

 

我說有「總」跟「別」啊,剛剛我講的是「總」。那「別」……他這個情形是,我們在普陀山那一趟行程從一個佛寺要走出來的時候,後院有一個……我們在正殿那邊還沒出來的時候看到的一個禪師,然後有點駝背,一個老禪師,那時候有對到眼。啊!互相微笑一下。結果我們要出來的時候,他突然冒出來了!冒到最前面、最前殿。我們在那邊聊一下事情,大家一群人在那邊,他就突然走過來撂下這兩句話(指餓了就吃,睏了就睡)就走了!她剛剛在問的是這個。

 

「總」的講完了,那「別」的是什麼?「別」的就是這個……「別」的要講嗎(師父笑說)?「別」的就是現在要度眾生比以前難上N億萬倍,很多古師大德不再來、不想再來!尤其是在這個時代。那麼在三千年前,閻浮提眾生已是剛強難化了,三千年前 釋迦牟尼佛講經說法的時候,祂那時候講的這些佛經,起心動念無不是罪業了,來到現在是 釋迦牟尼佛的末法時期,已經增上億萬倍了。就是說,現在的眾生已不是當年的剛強難化可以理解的剛強難化。三千年前的人心比較宅厚嘛、比較純質、比較不那麼功利思惟蔓延嘛,對不對?

 

我們現在科技昌進,整個地球是不是功利這些概念越來越嚴重?所以現在的地球,比起三千年前的地球人剛強難化的倍數不知道多了幾倍了,所以有這一個層面。當然在他們的世界來講,在這個時代度眾生,我們不要講「度」好了,你光要幫助、服務眾生都很難!你即便要對他好都很難哦!那這個「別數」就是什麼?就是他在分享嘛,說反正我們都不要度了,對不對!這個很累的事情。那累了就睏,累了就去睡了嘛,睡就是……好啦!﹝款款ㄟ﹞(台語:整理行李之意),不要在這個地方了!是這個意思!這是「別」!「總」當然是剛剛講那樣,你們比較好懂。那這個就是看緣分嘛,看緣分啊!他﹝老摳摳﹞(台語:此指年老體衰)啊,我們還有一些體力,還有辦法被折騰啊,所以,還可以稍微繼續一下沒關係,這個時代就是這個樣子啊!

 

那如果你們沒有遇到,沒有稍微往這個佛的思惟去提升的話,你不太容易感受到啦!為什麼知道嗎?我們很難感受到我剛剛講的那一段,因為我們天下烏鴉一般黑。大家都很黑,感覺不到那個落差在哪裡。這個時代克實而論真是這樣。可是你想想看,即便是這樣,我們末法時期過了一千年,還有將近九千年,那後面將近九千年你看那個要命!所以,在這個時代你們要修行,第一關鍵要有所謂的「出離心」,不能迷戀在這個世間的所謂的小樂當中。小樂其實不是樂,是「苦稍暫停」。苦稍暫停,現在苦暫停的時間也越來越少、越來越少,意思是說苦愈來愈多,樂愈來愈少了。那現在還有這個平衝點,有這個平衡點還可以有作用力。當這個平衝點再失去,假設在末法時期再往後一直延伸,你們假設這輩子沒有去成就,又有地球的「緣」,下輩子投胎來,不是在末法時期就是在滅法時期,哇!更可怕,滅法時期!

 

地藏菩薩依著「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大願,

教導眾生「孝親尊師」的科目,這也是所有佛法成就的根基

 

所以,滅法時期可怕到只有地藏王菩薩有辦法。世尊把滅法時期,其實也包括了末法時期!就是說,祂的法運結束之後到彌勒菩薩成佛,成彌勒佛的這一段五十六億七千多萬年的時間,委託給地藏菩薩的原因就在這邊。因為這些眾生剛強難化到你無法想像。當然,只有地藏菩薩那一個大願有辦法去承當。地藏菩薩你們知道嘛,祂教什麼?「孝親尊師」。祂的根基就在這邊。因此「孝親尊師」也是一切佛法成就的根。那麼你要那時候的人慈悲,他不可能!他沒辦法理解什麼叫慈悲。如果你沒有孝親尊師的根基,你也抵擋不了那一些不孝親尊師的這些人。

 

那我們現在已經不太孝親尊師了嘛,禮崩樂壞了,地藏菩薩的重要性就在這邊。所以你看,釋迦牟尼佛在忉利天為母說法,為祂的媽媽說法在忉利天,十方世界一切不可說數,一切諸佛及諸大菩薩摩訶薩統統來集會。你看,這裡面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哦,它後面當然《地藏經》有告訴你們,所有的這一些天龍八部什麼也統統來!那來的是誰?是地藏菩薩過去、現今、未來,當度、未度的一切眾生統統來!其中有一樣是有別於一切所有大藏經典的就是什麼?一切諸佛共來集會。你看看,所有的經典沒有一切諸佛會到的。所以,你就知道「地藏法門」的重要性,它也就是一個總持法門,一個根基。

 

那意思就是說,在滅法時期的眾生以前,惡劣到……我們用建築物來講,所有的上面都毀了,建築物有地底下的地基嘛,那它地面上的建築物都毀了,那些統統捉摸不了了,只剩下那個地基有辦法去鞏固住。所以在滅法時期,地藏菩薩就是那一個地基!那麼這也告訴著我們,一個人在修行不能不具足地藏菩薩的本願。那麼這一個「本」又有幾個層面,有所謂的依自性源頭產生的,這個沒有時間的差別。另外一個「本」就是什麼?生生世世都發這樣的願!生生世世嘛!所以它這個「本」很雄厚。那發什麼誓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啊!「一切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啊!你看,有辦法發這樣的心願,祂的這個生命體是我們無法去想像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沒這樣的心量的話,如果你是古師大德,這個時代你大概也不太想要回來再去「度」這個時代的人。

 

所以,這個讓我印象中想起了當年,這個已經好久以前了,好久以前的事。當年達賴喇嘛有記者訪問他,問說:「哎呀!聽說達賴喇嘛你是人稱觀世音菩薩再來啊,對不對?」他(指達賴喇嘛)就笑一笑啊!他說:「那你這輩子結束之後……以後還要不要來啊?什麼時候要來啊,要用什麼身來啊?」大概這個意思啦!然後他(指達賴喇嘛)笑一笑,「再說、再說!」意思是說,心裡想說不太敢來!對啊,還是考慮一下,有選擇的話不來了,這樣子啊。所以這個時代要修行,要秉持一句話叫做「自求多福」。

 

先要把自己調好,那自求多福不是毫無目的、漫無目的,要依地藏這一個根!所謂淨業三福有三條嘛!第一條是什麼?「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你就知道為什麼在你們還沒有晉級到一個階段,修持到一個層次以上的時候,不間斷在強調《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道》。這三本善書也好,經典也好,就是淨業三福第一條的完成科目。它把它具象化了,要不然淨業三福已經講完了嘛,古時候的人不用那麼具象化。你看,抽象、具象又來了,對不對?所以,你如果看到抽象你就依抽象去體會、去參!欸!你反而有一個更寬廣的空間哦!那麼學法也是這樣。

 

以前人你只要跟他講孝養父母就好了,你不用跟他講《弟子規》,他就「喔!我知道了,知道了!」知道怎麼孝養父母更深入。現在不行,現在孝養父母,他說:「我都嘛在孝養父母,我們都在做孝子,叫長輩孝順兒子!」(師父笑說)我們叫長輩來孝順我,我們叫孝子,都變成扭曲的。所以要加一個《弟子規》的那個條例,被古人整理出來的,該怎麼做的,那個很有形有相的樣子!那這樣現在人才有一個依循,要不然一不好就是又閃神了。當然奠基在孝親的基礎上,你才有辦法提升敬師。那以敬師的基礎擴及敬一切眾生,那時候就是慈心不殺,落實在《十善業道》裡面。《十善業道》以前是修所謂的人天福,淨業三福的第一條。也就是說你一個「人」都不會做了,你沒辦法修持超越輪迴,因此你連小乘法都攝受不了。所以淨業三福的第二福就是小乘法「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這小乘法。第三福「深信因果、發菩提心」一直到「普皆迴向」,都是所謂的大乘法,它就有這三個根基。

 

 

學員:「願很難發,怎麼發?」

師父:「要去體會,要先有感同身受、將心比心的『心』。」

 

每一個後面都要具足前面。所以你要第三福,你一定要具足前兩福。那前一福就是《地藏菩薩本願經》整部的一個說法內容所承載的。所以祂不斷告訴我們一些例子,地藏菩薩前身講不完吶……那一輩子是大長者子、那一輩子是光目女、那一輩子是婆羅門女,祂各有祂發同樣一個宏願的因緣。那昨天我才跟阿哲講而已啊,他說:「這個願,我們即便知道要發願,『願』很難發起。怎麼發?」我說:「不是怎麼發,是你要去體會。」發願這件事情是沒有人可以幫我們的,也沒有人可以拿著刀子架著我們,「你要發願,所以就這麼發吧!」對不對?發不出來!

 

所以意思是說,如果你第一個沒有去感同身受、有將心比心的「心」,你也就無從討論起佛家所謂的發願。那偏偏在佛法的修持上,「不發菩提心,不能成佛道」對不對?那麼佛法的修持又告訴你,第一步就是發願。因此,所有你看到《地藏經》在講地藏王菩薩能成就的修持,祂都不是修、修、修到發願哦,祂都是有一個事情讓祂觸發到了,祂發願開始修,是這樣!祂修了生生世世,依祂的本願。那我講的,自性的這個角度為本的話,你們每一個人何嘗沒有,只是都被我們的「見思煩惱、塵沙煩惱、無明煩惱」給覆蓋住,這一個本願完全覆蓋住顯不出來。所以,我們在過著芸芸眾生這些五濁惡世特質的這些……我們講的台語﹝ㄍㄧㄍ一ㄍㄜ ˊ ㄍㄜ ˊ ﹞(台語: 比喻很多事情攪在一起)啊,這些很汙濁的生命狀態,緣由在此。

 

那麼,就像我剛剛前面講的,你得要把前面理解的那些做一個清理,不管是調身、調息等等,你前面還有這些所謂的最、最、最基礎的「資糧位」要去完成。你會不會處世?你會不會待人?那麼這些的科目也就不難理解啦,「名聞利養、五欲六塵、貪瞋癡慢、自私自利」!你把「自私自利」拉出來,所有的名聞利養、五欲六塵、貪瞋癡慢,都是建構在「自私自利」上面而有的,它是所有一切惡質的地基!對不對?你要把這個地基給轉化掉、毀掉,所以不管你在各行各業,你的待人處世就要以這個做準則。

 

你只要有自己,什麼叫「自己」?「自己」很好理解,你有沒有情緒?你做事、處世待人會不會依情緒運作?如果會,那你就是自私自利,就是這樣而已。那你是自私自利就不用學法了,因為你永遠學不會!因此卸除掉自私自利是開始學法的第一步,所以各有因緣。比如說,我是用畫畫來打掉它,我們的機緣啦,就是把握住當下!畫畫也不是我去找的。我們從小胸無大志,會畫畫也是糊里糊塗自然接觸到的,這就是一種因緣之下。那我們有一個好說就是,遇到的我們會比較認命,認命不是宿命觀哦!「認命」你看這兩個詞「認命」、「宿命」在不同的領域解讀又不一樣!當然我們這邊會告訴你的是,「認命」是你要認識你的生命!而不是那種「喔,好無奈哦, 我認命啦」,那個哪有「認命」啊,你有一個很無奈你就沒有認命了。

 

所以,跟「認命」冥合,我們認識了我們的生命是什麼。比如說,我們小時候生活也不是很優渥,日子也過得不是很自由,「嗯,必有其因!」對不對?你也許不是很知道它的原因是什麼,可是,你看你的態度是「必有其因」你就不會往外怪了!這時候你開始認命。你開始要認識命了嘛,那為什麼你還不完全認識,因為沒人教你,對不對?第一個你自己又還沒開智慧,所以也沒辦法自己知道,那這時候你至少可以接受嘛!接受就是「認」的第一步,你不能接受你就永遠不認命。那兩個「認命」都沒有,那個無奈的「認命」也沒有,那種認識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生命是怎麼一回事也沒有,統統沒有。所以,這樣一個生命體就是標準的六道眾生,而且後面加個「求出無期」。

 

你看,學法的人即便是六道眾生,我們還可以「剋期取證」哦,「剋期取證」是求出有期哦,是你自己的氣魄決定哦!你看,釋迦牟尼佛菩提樹下「不證菩提,不起此座」,人家這邊要求了。所以「剋期取證」,坐下七天開悟證果就來啦!那我們如果沒有這種氣魄,我們就是求出無期於六道當中。現在常常三惡道的比分都達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你不要小看啊。

 

那你說人身難得,難得在哪裡?我們一般人不會去理解這一件事情,「嗯,就男女結婚,就生孩子啊!我就被生下來啦!」現在人口在暴漲怎麼會難得呢?對不對!七十幾億人口不斷在增加,怎麼會難得呢?「此消彼長,此長彼消」,來來去去嘛。所以,即便我們都知道佛經告訴我們人身難得,是像爪上塵、盲龜浮木、須彌穿針,對不對?像這樣的我們還是很抽象啊,你能想像嗎?為什麼須彌穿針?因為你從來沒爬到……叫做什麼?喜瑪拉雅山。你從來沒爬上去過,你能想像須彌穿針是什麼意思嗎?你看哦,你們以前聽過嘛,你們以前「哇,好難哦!」什麼難?你站在喜瑪拉雅山頂 -- 珠穆朗瑪峰 (聖母峰頂),然後繩子掉下來、丟下來,我們在山下,我們在這裡好了,在台中然後繩子剛好穿過那個洞!很難對不對?你有沒有想過,你爬得上去嗎?從你已經在那邊丟下來都這麼難了,你沒想到你爬不上去那一段,有時候你爬到山腰你就高山症死掉了。比這個更難!所以,人身難得就像這樣子!非常難、非常難,所以要珍惜生命!

 

修行要務實,要從生活人事當中斷掉自私自利開始,

做到了就從那邊開始發展

 

珍惜生命!你看,我們現在人只要說珍惜生命就又自私自利了,﹝惜命命﹞(台語:此處指過於珍惜身體)對不對?燉補啊、保養啊,這個不是在珍惜生命(師父笑)!這個是在什麼?做工具的奴才,做你這個機器人的奴才。這是機器啊,你是裡面操縱的那個靈魂。所以那個才是你的真正生命,只是你要換到這個工具很難得,做這個人身。然後你看,你要不要愛惜?你要愛惜你就要順乎自然律。那你順乎自然律,你才能去真正體會到禪師講的「睏了睡,餓了吃」,那是自然律。他的「睏了睡,餓了吃」是不起心、不動念的意思,不起心、不動念,你就是佛了。

 

禪門的話頭統統都是定中境界,如果沒有「參」去,

而直接拿來用的話,就變成了「狂禪」、「狂慧」,

出口都是佛言佛語,然後做的都是三惡道的

 

所以,人家禪門在講的那些禪話頭,統統是定中的境界,我們不能覺得很高尚拿來自己用,你要「參」去,你不是直接拿來自己用。那如果拿來,我們就常常變成佛家在講的「狂禪」、「狂慧」。什麼叫「狂禪」、「狂慧」?出口的都是佛言佛語,然後做的都是三惡道的。我們講的,「講的三界外,做的三惡道」,都變這種樣子,以致於有學佛的還比沒學佛的糟。因為有學佛的……依我們現在人,很聰明啊,記這些佛言佛語超厲害的,然而,就會把這些佛言佛語兜在錯誤的理路上,然後去訛化跟人家爭辯。拿個佛言佛語人家也不能回應,對不對?也反駁不了,因為那是佛言佛語啊,可是兜的地方是錯的。那錯的即便是錯的,人家也沒辦法回應。所以就變成一種所謂的造業,消遣佛法、消費佛法。所以,這樣的人多數都是下阿鼻地獄多,因為他等同毀佛謗法。

 

嗯!要講啊,那阿鼻地獄長怎麼樣啊?不知道?其實你們都忘記了,因為我們都去過,都忘記了。都被關過,關出來太久了,所以忘記了。其實也不用太久就會很快忘掉!你們孟婆湯喝下去,對不對?其實這叫隔陰之迷。一隔陰之迷,所有的過去生生世世忘光光了,那個塵埃蓋得太厚,以致於在當年 釋迦牟尼佛說法的時候,說到地獄景象,阿羅漢聽到流出血汗。你看看那多恐怖!為什麼阿羅漢祂聽到可以出血汗?因為祂可以回憶起。阿羅漢這種生命體已經證得了,因為祂有正定了,三昧力嘛,當然祂可以知道自己過去五百世、未來五百世。所以過去五百世當中,祂曾經有幾世在地獄的景象,祂想起來,哇!嚇到出血汗。我們現在都是一種很含糊的概念。含糊的概念也沒關係,就從務實的基礎上去落實就可以。

 

睏了睡不是拿來怠惰的藉口,而是鼓勵我們趕快順乎自然律往上,

還沒做到的話稍稍勉強你自己,「勉強自己」叫做自然

 

什麼叫務實?你懂得的啊,比如說我們剛剛講,或你懂得又認同的那種地方。你們認不認同自私自利啊?不認同,對不對!這是不是很具象,你就從那邊對治起,我做人做事都不要自私自利,這樣就好啦!那邊就會開始發展了,在你們生活當中就做到。他也不必去什麼「八關齋戒」啦、去打佛七啦、坐禪七啦,統統不用,它就在你生活當中,這叫修行。那你生活當中就是一種自然嘛,所以是「睏了睡」嘛,千萬要知道哦,睏了就睡我們千萬不要拿來當做功課怠惰的藉口哦(師父笑說)!我們常常會這樣子,那是境界不同,人家在定中的境界,人家是鼓舞我們趕快順乎自然律往上。那什麼叫自然?你現在還沒做到,你要稍微勉強你自己那叫自然,你懂嗎?你要加一點「勉強自己」那叫自然。那真正不用勉強就能合乎道法運行那叫「法身大士」,那叫「無功用道」。所以我們現在的人你要謹記,「財色名食睡,地獄五條根」。要常常薰修這個東西,你才有督促力去修行。要不然我們「直接睏了就睡」啊,那一睡就不起了我告訴你。你的覺性啦,覺性就睡死了,那就沒希望了。這樣可以明白那個「睏了就睡」!(天語)

 

(師父上人元和妙音淨化)

 



回上頁
關閉選單 訊息 關於 課程 法雨 緣享 藝享 福享 關注
分享到: 微信 更多